设置

关灯

第四章 王货郎进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武大郎?什么嫂嫂?”麻子大婶听着显然有些不解,看着周青臣随意搭在身上的长衫,看着少了少了几分往日的壮实,在听他满嘴胡言乱语莫非是附在身体的精怪在作祟。一想到这儿麻子大婶没了兴致,吓得赶紧站起来贴着床沿打算离开。

    周青臣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都怪麻子大婶喊他大郎,让自己不经意间就入戏了。以他的聪明劲儿现在怎么会看不出麻子大嫂想走的异样。他还真怕麻子大嫂出去又把乡亲们叫进来把自己五花大绑然后灌药汤,只消一口怕会是这辈子的噩梦。

    身子往前倾了倾周青臣将衣服小小的打里下对着麻子大婶打算解释一番,可刚一张口他又犯了难,自己现在和麻子大婶应该是什么关系呢?

    话说自己穿越过来应该是借用了所谓王货郎的身份,也不知这王货郎姓什名什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眼见着麻子大嫂要已经走到门口就要开门,周青臣一咬牙心里叹息着:罢了罢了,委屈一下也比喂黄汤强。他抬起头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对麻子大婶说:“小娘子,我和你开玩笑呢!”

    已经拉开门栓的麻子大婶听了转过头,还是觉得不对劲。往日的大郎虽然也喜欢叫自己小娘子,但笑起来没这么花里胡哨。兴致已经没了,不管眼前的周青臣是不是自己的大郎,她都不愿意在留下。打开门口直接跟周青臣告别:“要是还饿就自己买些饼吃,我家中还有事先走一步。”

    咣啷~

    留下还在摇曳的木门,麻子大婶飘然而去,周青臣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坐回到桌子旁边。他仔细想了想,要是还留在这里怕是遇到认识的交谈起来难免有破绽,弄不好就会被绑起来。听他们叫自己王货郎,在加上所谓系统道出的身份是行走的商人,想来是个四处卖货的正好可以借此离开。

    吃饱喝足又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等日头太阳稍稍下了些没刚才那么毒辣。他重新在屋里翻出几件还算干净的衣服换上,又跑到院子里那口破水缸边照了照,打扮还算得体。

    背着系统赠送的书箧,周青臣站在门口感慨万千。这可是自己穿越以后第一个家,没想到就这么的要离开了。

    菜园村很小,拢共也就三十多户。当周青臣背着书箧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的时候,几个正在玩耍的孩童看到立刻围过来唱道:“王货郎,王货郎,

    背着竹楼过桥梁。

    过桥梁,过桥梁

    桥下有个大姑娘

    王货郎啊大姑娘

    脱得精光床上X

    最初周青臣还乐的逗逗他们,尤其是听到唱自己的更加来了兴致,他在身上摸了半天打算唱的好的话奖励一下他们。不想最后一句直接让他老脸一红,这里的小孩怎么就这么早熟,出口就是荤段子。

    子不教,父之过,下次碰到他们的家长得好好教育一番。

    出村子确实有一座木桥,周青臣嘴里一边哼着更荤的段子教小孩一边迈着大步上了桥。说来也怪,这几个小孩在到桥边时全都齐刷刷的停下没在跟着周青臣,周青臣也没注意走到桥中间的时候还不忘往桥下看看,半个人影都没有。

    他转过身看着站在桥头的孩童,冲他们摆了摆手大喊道:“叔叔要进城了,回来在教你们更好玩的。”

    桃花流水绕青山,水里游着大鲤鱼。

    周青臣不认识路,他也全然不在意,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如此美妙的景色了。嶙峋的山石,郁郁葱葱的古树,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他为之赞叹:“怪不得古代的文人骚客除了逛窑子就是观山水。”

    走着走着太阳日落西山,看够美景的周青臣才意识到坏了。自己连菜园镇在哪都不知道,而且这走的方向也不知道对不对。将脚下的破鞋脱掉磕了磕里边的石子后,周青臣双手比着喇叭大喊道:“有人么?”

    山谷中传出回声:“有人么~有人么~有人~”

    “我好寂寞~”

    “我好寂寞~我好寂寞~我好~”

    ........

    “王货郎你叫我?”背后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周青臣吓了一跳,他转身就是一记白鹤亮翅对着眼前的老头骂道:“你这样很容易吓死人,知道么!”

    “哈哈哈哈....”老头放下肩上的干柴,抓起衣角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笑道:“王货郎你这是干嘛,什么时候学的杂耍,改天也教教我。”

    “什么杂耍不杂耍...”周青臣埋怨了半句又看老头年级这么大,口气马上变得委婉道:“我今天要去菜园镇。”

    “去小城啊,那你可得赶紧了。脚力慢的话怕是天黑都到不了的,到时候城门关了你岂不是得睡小树林子了。我可是听说最近山贼闹得凶,你要是睡得正熟山贼过来.......”老头越说越激动,甚至说的自己都感到害怕,话讲一半背起地上的干柴就打算走。

    周青臣眼疾手快一按在老头肩膀将他按住道:“问你个事呗?”

    老头疼的身子稍微蹲了蹲说:“王货郎近来吃了什么,力气变大了很多,拽的我生疼。”

    把手松开改拽老头的衣角,周青臣将脸凑到老头肩头问:“你在这儿打柴也有些年头了,有没有去小城的小路,让我天黑之前就能到。”

    老头一听乐了:“王货郎莫非是在耍我老人家,这几条道你走的比我还多,我生来进小城不过几次,你可是一年跑几十次啊。”

    “这不是....这不是那几条道最近闹大虫不安全么,我想换个路走!”周青臣搜肠刮肚编出这么个理由,暗骂穿越过来的时候怎么不附赠记忆。

    “什么!闹大虫!”老头吓得背上的柴火直接掉在地上,他用力掰着周青臣的手焦急的说:“你快松开,这种事怎么不早说。”

    掰了半天发现掰不动遂带着哭腔求饶:“闹大虫你还走小道这不是送死么!你要是实在想快点进城就走那条道。”

    老头停止掰周青臣的手,指了指右边一条隐约在地上显现的小路说:“直走翻了山就看到了。”

    周青臣松了手,老头一溜烟没影了。

    “早说不就完事了么,还非得让我吓唬你。”周青臣冷笑一声,抬脚就迈上这条小路。过了几分钟,他突然又退回来背起地上老头丢下的柴火自言自语道:“这身上也没个银子,进城正好把柴卖了换点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