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中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起来周青臣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更确切的说他是穿越而来的。听起来略显老套,但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某个艳阳高照的上午,周青臣掐点起来先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顺便对着淋浴头来了场私人演唱会。这歌声如此美妙动听,直到隔壁的室友哭着喊着周青臣绕了他,周青臣才恋恋不舍的裹上浴巾出了浴室。

    飞利浦的电动剃须刀划过周青臣俊俏的下巴,看着镜子里略显帅气的自己他满意的点点头穿上衣服抹了点脸霜。

    临出门又觉得自己打扮有瑕疵,拿起发胶喷了又喷捏出个发型。

    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苦追三个月之久的同事陈佳媚终于答应跟自己约会了,你说喜人不喜人。想想据上一段恋情到现在已经三年之久,周青臣看着镜子里发达的臂膀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住六楼,等进了电梯发现一位小朋友已经捷足先登。本着关爱祖国下一代的爱心,他温柔的抚摸着小朋友的脑袋问道:“咦?小朋友今天可是星期天,你背着书包这是干嘛去啊?”

    小朋友摇了摇身子甩开周青臣的手回答道:“要你管!”

    “呵呵”

    周青臣还是不放弃,继续靠着电梯问:“是不是去参加培训班啊,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做

    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猛的小朋友抬起头,眼中怒火狂烧抬腿就是一脚踹在周青臣的小腿上。这孩子看起来瘦瘦小小的,这一脚下去可不轻,周青臣疼的蹲下来打算自己揉揉。

    善良的小朋友抓住这个机会直接举起书包抡圆了砸在周青臣的脑袋上,要知道现在的小朋友背的书包可不是他小时候妈妈缝制的那种布包,而是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加上里边几斤重的书籍,这么砸下来周青臣咣当脑袋磕在地上不省人事。

    电梯门打开后小朋友哇的哭着跑走了,丢下不省人事的周青臣。

    电梯门关上,周青臣只觉得倒地后身子轻飘飘的,模糊中他看到电梯拐角蹲着个大叔正一脸猥琐的看着自己自言自语道:“你说你咋这么欠呢,熊孩子我都不敢惹。本来今天想让你死的体面点,这可是你自己作的啊。”

    在老头絮絮叨叨的声音中,周青臣再次陷入不省人事的昏迷。也不知睡了多久,等他在睁看眼后发现自己躺在这么一间茅草屋内。

    看着房梁上的干草周青臣陷入了沉思,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闭上眼睛,打算接着睡突然又想起约会的事,习惯性的摸手机想看看时间。不想摸了半天除了一块砖头,啥也没摸到。

    “这个梦还挺真实。”周青臣苦笑一声坐起来,看窗外天色还早他估摸这今天的约会对象说不定还在等自己,想到这儿心理就焦躁。着急之下他“啪”的一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火辣辣的疼。”

    “啪”又是一下,还是火辣辣的疼。

    “怎么就是不醒呢!”

    周青臣急了,左右开弓的打。茅草屋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脸上长着大麻子,大麻子上长着三根毛的中年妇女扭着水桶般粗的腰进来,看到周青臣在扇自己耳光,她吃惊的用比小小的扇子捂住自己的小嘴,而后发疯般转身退出站在门口大喊一声:“来人啊,王货郎醒来!王货郎疯了!王货郎醒了但是疯了!王货郎疯了但是醒了.....”

    这嗓门绝对赶得上小时候村里在大喇叭,很快一群拿着各种工具的人就冲到了屋里。

    屋里的气氛沉重又带着几丝尴尬,进来的老人在看到鼻青脸肿的周青臣后断言他是中了邪。马上四五个壮汉就冲上来五花大绑的将周青臣绑在床上,也不管他只穿了一条漏风的短裤。

    麻子大姐拿着娟扇掩着半边脸站在床头,眼睛不经意的瞄了下周青臣的腿下而后害羞的朝周青臣甩了个媚眼。粉因为太厚粘到了扇子上,大婶也不在意身子往后推了退。这一扭一群如狼的壮汉喉咙齐刷刷涌动,让周青臣生起一股恶寒。

    进来的老人据说是村里德高望重的李老先生,年轻的时候还去过长安,也算是见识过大世面的人。

    搬了把椅子放到了床头,李老先生正襟危坐看着周青臣,在上下打量一番后目光停在周青臣的双腿下眼露羡慕之色。

    周青臣欲哭无泪,他现在还在思考这个梦怎么如此真实!

    回过神,李老先生咳嗽一声看着周青臣缓缓的叫了声:“王货郎!”

    周青臣咿咿呀呀的摇了摇头!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嘴里的破布塞得太紧让他张不开口。

    “哎!”李老头叹了口气沉重的说:“看样子是中邪了。”

    围的近的村民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他们看周青臣的眼神就像看妖怪一般;有胆大的更是看着周青臣问:“李老爷,这可咋办?”

    李老爷抬手捋着自己长长的胡须,有几分乡下郎中的味道。思索一番后看着周青臣痛苦的样子眼睛一亮说:“先把他嘴里的破布给去了。”

    “啊......呼...........”

    久违的清新空气重新滋润着周清正的腹腔,他缓过来瞪眼看着眼前的人骂道:“什么中邪,什么王货郎。我告诉你们,绑架可是要坐牢的。快把我松开,我要报警,我跟你们说,你们完蛋了,你们这群变态......!”

    “嘶......”

    李老爷倒吸一口凉气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周青臣道:“鬼魂附身,快!我那儿还有陈年的鹰粪,加点童子尿给他灌下去可以辟邪!”

    挣扎正欢的周青臣听了面色一变,这是什么神奇的配方。关键时刻他双手比着666,翻着白眼脚用力抽搐几下后闭上眼睛身子直挺挺的不动。

    默数60秒!

    他又睁开眼大口喘着粗气故作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众人问:“你们怎么在这儿,李老爷干嘛把我绑起来啊。”

    众人皆露惊奇之色,看向周青臣的眼神多了几分缓和。李老爷更是闭上眼装模作样掐指一算道:“莫非鬼怪已经走来。”

    周青臣听了长舒一口气,暗地里给自己的演技打了十分。

    “但还是得灌一下!”李老爷下一句话重新让周青臣跌入谷底。求助般的看向麻子大婶喊道:“我已经好了,那个什么...鹰粪...暂时放放吧。”

    麻子大婶听了面有嫌弃之色,她看出周青臣的为难遂帮着劝说:“王货郎昏睡这么久身子正是虚弱,贸然吞下那等秽物怕是会伤到内府,我看还是在等等吧。”

    “对对对,虚弱的很....会伤到肠胃!”周青臣假装呻吟两声。

    李老先生皱了下眉头摆手示意,立刻有村民过来将绑着周青臣的绳子解开。

    “我那鹰粪得之不易。”李老先生讲了一句站起来咳嗽几声然后接着说:“王货郎你要是觉得身体还有异样,可随时去我那里拿,我有事先走了。”

    其他村民看周青臣貌似已无大碍跟着一起陆陆续续离开,最后麻子大婶则是周青臣费了大力气才将她劝走。

    总算是清静了,周清晨无力的坐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