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打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群山里走出一群魔,绿林里迸出三味火。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牙若崩个不字,上前揪住小鸟,

    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像一只快乐的小雀般正跳跃于丛林间的周青臣对于突然跳出来的三个人先是一愣,随后在听

    到领头拿刀大汉的发言后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前面的人莫不是个傻子?”三个大汉面面相觑直怨晦气,熬了大半晌总算逮到个活人,

    可没想一听到打劫乐的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左边拿朴刀相对瘦些的汉子看着这一幕眉头皱了皱,紧握刀把的手也跟着松了松斜眼看了眼中间的大汉用略带丧气的语调问:“大哥,怎么办?”

    大汉回了他个白眼,将手中的大锤稍微放下些探着脑袋又仔细看了看。毕竟他们这是第一次打劫没什么经验,看这个生的细皮嫩肉的小生要么是附近菜园镇哪个大户人家跑出来的傻儿子要么就是笑里藏刀的高手,菜园镇上说书的吴先生就曾告诫他们“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崴”还是先试探一下比较稳妥。

    “喂....说你呢?笑个卵子.....”大汉板着脸用自认为凶恶的表情瞪着周青臣。

    “啊...叫我。”

    周清臣听到立刻站好看着大汉一言不发,他在等大汉下一步动作。

    大汉一下也愣了,这小子倒搞什么名堂,杵在那里不动是几个意思,真傻还是假傻?算了,

    还是先试探一下。想到这儿大汉憋着脸想了半天脑瓜灵机一动暗叫有了。

    “你这白面小生,看穿着不像是个穷酸书生。本大爷今天心情好,特替皇帝老子来考你几个问题,看你这几年是否真的在寒窗苦读。你若答对了说明你还有几分才学,哥几个就留你条性命日后若做了官好造福百姓;但若是答错了说明你是个混论货,即便做了官也是个贪赃枉法的昏官,不如就地宰了免得日后压榨百姓。”

    打劫还能这么斯文,周青臣越发觉得有趣。他将背上的书箧放到地上,乖乖站好回答道:“我准备好了,好汉你开始吧。”

    这一声好汉叫的三个大汉面红耳赤,他们就是三个穷的跳脚的落魄汉子哪能称的上好汉二字。不过眼前这个小生对他们这样称谓,也让三人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中间的大汉清清嗓子道:“今有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雏三,值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雏各几何?”

    这是个大汉自己都算不明白的题,当初村头李秀才进京赶考前拿这个和他打赌害他输了五十文钱,让他心疼不已。事后李秀才高中做了京官,他又觉得有几分光荣,认为这是文曲星对自己的考验,可惜这道题他琢磨了七天七夜想的头昏脑涨还是算不出来,只得放弃,看来自己就没那个享受荣华富贵的命。

    而这道题也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中,今天正好拿来试试这个白面小生。

    周青臣很认真的听完,不等大汉跟旁边两个兄弟炫耀他脱口而出:“4只公鸡,18只母鸡,

    78只小鸡。”

    大汉听了心中莫名涌出一丝慌张,拉着两个兄弟背过身。捡起一根树杈在地上比划了半天后,

    还是整不明白。

    “你这个计数法不对,应该这样......”

    对于身后突然出现的温和声音大汉先是急躁的转了下头呵斥道“别插嘴。”随后他意识到什么,拿着大锤的右手反手一撩喘着粗气看着已经跳到远处的周青臣骂道:“谁让你过来的,你想干嘛?”

    “你那样算不对,我这里有更好的计数方法。”周青臣像做了错事的孩子样回答,他越来越觉得眼前三个大汉有些可爱,莫非古人都是这样单纯。

    “滚滚滚滚.......”大汉噘着嘴像受到了某种侮辱一般,斜眼又瞟了下画在地上的公鸡,奶奶的这个书生好像是算对了。而且他还是脱口而出,看来他不是傻子。坏了!莫不是他也是文曲星下凡。那可怎么办,这算不算是冲撞了老天爷。

    纠结之间右边久不发话身材短小的男子冲周青臣喊:“你是干啥的?”

    这句问的好!

    大汉直道自己糊涂,打劫之前怎么着也应该问清楚对方身份,这样万一碰到厉害的打个哈哈也就过去了。现在可好,碰到的说不定是文曲星下凡,这接下来可咋整?

    他算了算身上值钱的东西,除了这柄捡来的锤子貌似没其他值钱的东西,待会儿文曲星

    要是怪罪下来就多磕几个头求他绕了自己吧。

    周青臣倒也随意,双手抱拳道:“周青臣,是个行脚商人。”

    “行脚商人?”中间的大汉听了悬着心瞬间放下,他发现一会儿的功夫自己起了一身的冷汗。原来他不是文曲星下凡,只是个商人,那就好办了。即便这小子答对了又能怎么样,自己可是强盗,看他那瘦的跟小鸡似的身材,自己不用锤子一拳头就能怼翻他。

    “行了行了。”大汉看到周青臣还想说什么随口打断他道:“你这题可是答错了,但念在你有几分学识的情况下我们也不杀你,留下的书箧赶紧滚。”

    “怎么可能我明明答对了!”周青臣辩解道。

    大汉一听怒了,铁锤在手耍了一圈道:“我说你错了就是错了。”

    “对!我大哥说你错了就是错了。”左边的汉子跟着附和。

    “这可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俗话说盗亦有道。你们身为好汉理应言而有信,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这要是传出去以后可怎么在江湖上混!”

    “江湖?是啊.....他们哥三今儿个落草怕是以后就要一直干这个勾当了,万一传出去做个强

    盗都这么失败岂不是让人耻笑。”中间的大汉又开始纠结。

    右边的短小汉子却抢过话头冲周青臣喊:“什么盗亦有道,净这些叽叽歪歪的东西。今儿个

    我们哥个就在这儿把你剁了扔到烂沟里,这荒郊野岭的神不知鬼不觉,谁能知道。”

    “唉!这位好汉莫非没听过举头三尺有神灵!”

    短小汉子.....

    中间大汉一听吓得狠狠瞪了眼他,不过自己兄弟说的也对,他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办

    法来。到是因为拿着三十斤的锤子站了半天肚子饿的难受,这个时候发出不和谐的咕噜声。

    声音很大,连带着左边和右边的兄弟跟着起了连锁反应,此起彼伏的咕噜声有节奏的回荡在

    山林间。

    咽了口唾沫,大汉将看向周青臣的目光移向他的书箧。周青臣闪到一边蹲下来,从书箧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慢慢的打开里边赫然是一只金黄的烧鸡。

    “咕噜....咕噜...”大汉的肚子叫的更欢了,他重新拿起大锤指着周青臣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快把那只鸡....快送过来。”

    大汉边说边流口水,在极端的饥饿下他用仅存的理智告诫自己不能掉以轻心,越是这个时候越要保持镇静。

    “那我算对了么?”周青臣打趣的问,他将油纸上的烧鸡拧下一只腿来凑到鼻子前闻了闻,醉醉的说道:“香,还是温热的呢!”

    大汉愣了一下结结巴巴的回答道:“不对....对!真墨迹,快给送过来。”

    周青臣也不想为难他们,拿着烧鸡刚递过去,大汉一把抢过狼吞虎咽的啃起来,身边的两个兄弟看大惨叫一声跟着加入啃食的行列。

    周青臣长舒一口气,坐到路边的石头上躺下来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悠然的看着远方。